今天的安迷修依旧没有马🐴

你的背影留下永不回头的决绝

早上好【瑞金】

人设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恋人设定
  在闹钟第五次响起时,金总算舍得从被窝中醒来。
  空调已被早起的格瑞关掉,但房间内还残留有些许冷气,金趴在床上,抱着一个白色毛绒,紫色眼睛的猫布偶蹭了好一会儿,才从床上起来。
   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金发走进厨房,从背后抱住正在做早饭的格瑞,踮起脚,在格瑞脸上亲了一口,蓝色的眼眸中充满了笑意,“早上好,格瑞!”
   格瑞侧过头,银色的头发因为披散而挡住了他微微发烫的耳朵。他低下头,轻轻亲在金的额头上,道:“早上好,金。”他紫色的眼眸中,满是金的样子。
   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洒满了整个房间。



感觉写的好尬阿,想死……
  

早餐

第一次写,人物可能ooc了

  百里屠苏的早餐是由方兰生承包的,这是1046班公开的秘密。至于其中的原因,这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记得那时,方小公子还和百里屠苏怼的上天入地,当然,这是方兰生自己认为的,其实百里屠苏根本就没怎么搭理过他,在百里屠苏眼中,方兰生只不过是一个十分奇怪且聒噪的同学。至于他二人为何如此不和,那就要谈到方兰生所暗恋的女生,襄铃。襄铃乃琴川一中的校花之一,身材娇小,眉眼清秀,是方兰生的择偶标准,据他本人讲,襄铃是那种可以激发男人心中保护欲的类型。因此,方兰生对襄铃采取了一系列追求措施,然而,这一切都因为百里屠苏的到来而付诸东流。只因为襄铃幼时便喜欢上百里屠苏,十几年没见,感情没淡,反而更深了。所以,这便是方兰生与百里屠苏交恶的原因。
  当然,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方兰生在怼百里屠苏的期间,怼着怼着,便喜欢上了。这让方小公子苦恼了许多日,想与平日里一样吧,又觉得尴尬,想低头无视吧,可每每都会不经意间瞟到百里屠苏那儿去,如若是看到百里屠苏被女生所包围,便觉得心里不大舒服,堵得慌,这一来二去,百里屠苏也发现了这位平日里怼他怼的上天入地的同学这几日里都没怎么找过他,即使是见到他,也会忽的就红了脸,然后急匆匆的跑开。在又一次看到方兰生急匆匆离去的背影,百里屠苏心中定下结论,“怕是有病。”
  说到这百里屠苏,他家家大业大,母亲是个女强人,虽然父亲多年前便不知踪影,但这并不妨碍韩母将百里屠苏养大成人,百里屠苏自个儿也是个三好学生,虽然小时候顽皮淘气,但长大后却是邻里间别人家的孩子,且愈发向面瘫迈进,也不知是生长期哪个阶段出了问题。
  百里屠苏虽是看起来哪里都好,却是有个不好的习惯,便是不爱吃早餐。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虽然不及这句话那么夸张,但不吃早餐这个不好的习惯,却是导致了百里屠苏时不时胃疼的毛病。
  第一次发现这个毛病的方兰生已是喜欢百里屠苏有不少日子了,当时他手上刚好有一碗粥,这是他早上赶时间在外面买的,见百里屠苏捂着胃部,额上直冒汗,纠结了一番,将手中还带有余温的白粥给了百里屠苏。百里屠苏见是平日里一直不与他对付的方兰生,愣了好一会儿,这是他二人自打认识以来,方兰生第一次对他露出好意。
  第二日,百里屠苏自然是理所当然地又没吃早餐,于是又犯了胃病,方兰生见了,忍不住便去教训了一番,却得到个“你还没睡醒?”的回答,气的方小公子满脸通红,重重的哼了一声,气鼓鼓的回到了座位上。次日,方兰生却是带了百里屠苏的早餐,还是他亲自做的。 这一来二去的,百里屠苏的早餐便被方兰生所承包了。
  如今他二人在班上,那是闪瞎了无数狗眼。

如果金变小了……

一个小段子,人物大概,已经ooc了

   看着眼前即使变成只有一个成人手掌那么大,却仍旧叽叽喳喳个不停的金,格瑞觉得自己的面瘫脸快要裂了:“这又是怎么回事?”“阿?我也不知道诶,今天早上醒来就变成这样了,格瑞格瑞,我发现变小后看的东西也不同了,所有东西都变得好大好大!”金伸直了手臂:“大概有这么大,不对不对,比这个还有再大一些!”格瑞看着桌子上咋咋呼呼的金,觉得除了扶额叹息他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动作来表达自己的心情。“那你昨天干了些什么?”“昨天?”金歪着头想了想,突然一拍手,“阿!我昨天和紫堂在森林里帮他收服幻兽,好像后来被那个幻兽用技能打到了。”“那你为什么不说?”“因为当时被打到了但又没受伤,我以为没什么事的……”金看着格瑞愈加发黑的脸,声音不自觉的弱下去,他低着头,有些局促的骚了骚后脑勺。“我跟你说过,这不是游戏,如果你没准备好,就趁早回登格鲁星。”“可是格瑞,我想和你并肩作战!”看着金那蔚蓝色的眼睛,格瑞楞了一会儿,伸出手放在金的面前,“上来。”金乖乖的坐上去,抬起头问格瑞,“格瑞格瑞,我们要去哪里?”格瑞将金小心翼翼的捧在手中,放在身前,道:“去找裁判球。”

#耽美#
  我家小区里有一只黑白花的流浪猫,每次下班回家时都能在小区看到它。一日,我下楼给妹妹买零食时,看到它钻进一辆车的下面,出于某种好奇,我蹲在那辆车旁,朝那只猫“喵喵”叫。猫似乎听懂了我的猫叫,也“喵喵喵”地回应我,见逗到了猫,我笑了笑,离开去超市给妹妹买零食。
  第二天,刚起床的我听到了敲门声,开门就看到一个上身黑色T恤,下身白色七分裤的少年站在我家门口,有些委屈地问我:“你昨天不是说要娶我吗?”